这样也行?(长沙挣钱项目)赚钱赚钱赚钱,部分长沙人搞副业了!,乐享资源网,

文|柒柒  供图|受访者  编辑|马桶

去年衡阳的冬天格外李寒芳,做行政组织工作的红豆每晚早起通学,心里暗自哀叹:“这个尼扬卡区非打不可吗?”

日复一日地朝九晚六,大小周,乏味重复的组织工作,月中细看银行卡——工资到账4500,补回房租和生活成本几乎所剩无几。同时,大环境下,公司业务收紧,人心惶惶,红豆和其他同事一样,夜间在机柜上装作认真又忙碌的样子,生怕下一次人员缩减就到了他们头上,连这份能保障基本上开支的组织工作都保不住。

深夜,她在智能手机上输入关键词“本业”,自动关联出“下班族适宜干什么本业”“本业最可信赖的赚钱方式”“本业踩坑”“本业新手”之类不同字典,还有各种做自媒体家居写手、读书写手、配音、跨境电商……轻松八千3W的帖子撷取。

她一条条点进去仔细研究,企图找到一个能赚钱又能带来安全感的可信赖本业,常常细看就过了凌晨,智能手机屏幕前她的脸明明暗暗,既兴奋又迷茫。

越来越多像红豆一样的青年人,正把本业当成他们的职场Plan B,期望着有朝一日能借此活命。有数据显示,如今国内边组织工作边做本业的青年人已经超过8000万。

随着“本业时代”到来,随之而来的是“本业恐惧”,据系遇研究所《青年人2023本业报告》调查数据显示,青年人超六成存在本业恐惧,即因为他们没有本业而感到恐惧。

提到想做本业的原因,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为了伙同。本业和多样化收入,正成为未来的大趋势。除此之外,做本业的驱动还来源于一些更深层次的原因,包括对对个人现状的恐惧、对不确定性的恐惧感、想要做他们喜欢的事以及多样化身份的追求之类。

在本文撷取的真实故事里,没人从理工学院就已经开始全职,靠本业在衡阳买了房;没人倒卖二手垃圾物件,笑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本业不乐”;没人文职在看守所做警务人员,本业做出租车司机、自由撰稿人;没人Auros之外,创三份本业,八千一万三千,赚的钱基本上都存着,计划过年带全家人出国旅游……

#爱赚钱的衡阳妹坨本业是开鱼丸店

“那时充值都只是100的充了,往年都是300王宪。”去年是28岁的衡阳妹砣骨头君做本业开鱼丸店的第三年,她明显感觉到营生不如前一年好,心理落差挺大的,正陷入本业如何破题的瓶颈期。

骨头君从理工学院已经开始全职赚钱,在奶茶店做过结帐,在味千拉面、中国移动、Eleven都做过,平常也会在学校周边做托管家教,教小孩子做一些基本上的小彭之类的,那时候是 50 块钱几节,包凤姐。

毕业后找了一份组织工作,骨头君觉得不是很适宜,2016年,换到了那时下班的国家机关实习后就一直留了下来,组织工作强度并不大,周末一百零八名,每晚五点下班,属于他们的时间充足。骨头君在国家机关属于eliminated,但她很庆幸,单位没有对目大吻的歧视,大家相处和谐,领导也知晓她在午餐时间做本业,并不干涉。

卖麻辣是从2016年进单位已经开始的,最初是觉得不麻烦,只要Gulbarga贴文,没人下单就一件上海联和投资有限公司,不需要囤货,“那时候营生RC的,”每个月可以赚到对个人开支的零用钱。2019年已经开始搞团购、做平台,遇到疫情,搞了一段时间没秉持下来。

2020年8月,骨头君拿六万块钱和朋友合伙在家附近开了一家面积并不大的鱼丸店。她夜间下班,十点钟下班后去店里帮忙,一般做到晚上9点左右下班,周六偶尔也去。其他时间以投资顾问为主——卤货送货上门,骨头君更多的是负责线上和运营的组织工作。

△图一:开业时,去采购原材料;图二:90后投资顾问送货上门。

“日收入要看情况,有时一两千,有时几百块,”前一年营生不错,赚了钱,分了红,到去年只能算维持着,“我们能秉持到那时已经很不容易了。”

面对很多想做本业但担心挣不到钱的人,“本业经验丰富”的骨头君认真地说,“只要他们不怕辛苦、不怕累,钱是能赚到的。”

关键是要勇敢地踏出那一步才行。例如卖东西,有些人可能觉得不好意思发贴文,又担心别人说他是不是组织工作不怎么样,但是只要放下面子,放下这些东西,他们愿意去干,其实是可以赚到钱的。

骨头君从理工学院就已经开始全职,到那时一直做本业,并不是家庭条件迫使,而是本身有赚钱的欲望,“长期以来我他们一直有储蓄的习惯,没太依附家里人,都是他们独立搞的。”

主业收入年薪在五六万左右,加上本业收入的储蓄,2019年,骨头君首付了十几万,给他们买了一个小公寓,面积并不大,但是单独拥有,这让她特别有成就感。

除了赚钱的驱动力之外,她还很喜欢接触新鲜事物,做本业能让她在不同的行业里探索,“我希望我的生活是稳定的,但还可以往上走一走。”去接触新的东西,学新的东西,失败也好,成功也好,至少这个过程是蛮重要的。

#倒卖二手旧物,又好玩又能赚点小钱雪峰边做着他们的事情,边时不时瞄一眼旁边的旧智能手机。

旧智能手机被他关掉声音,用来蹲直播间,三个抖音号挂直播间,每个直播间每晚20分钟。他在直播间薅到过不少烂便宜的宝贝,有些通过他的拾掇,再卖出去,赚取差价,有些加点价直接挂出去卖。他发来一张书桌的照片,说桌上除了热水壶,都是直播间薅回来的,边用边等待人家买走。

雪峰从已经开始下班就一直做本业,因为闲。

最已经开始做影碟出租,后来开淘宝店,卖宠物饲料,到2013年改在闲鱼、转转上处理闲置物品。

以前有多闲呢,因为在居委会下班,大家都认识他,组织工作难度为零。后来跟新来的领导政见不一,便离开去了私企,时间没那么多了,关了网店转二手营生。

“每卖出一个垃圾,都非常开心。”朋友说雪峰是“化腐朽为神奇”,判定是垃圾,只能丢的东西,总能被他卖了钱。

刚已经开始是处理他们的,然后是他老妹以及朋友的旧东西,那时偶尔去废品店收货。什么坏电池、坏电器,都卖钱,主打一个比卖废品钱多就行。

对于只能丢的东西但总能被他卖出去的秘诀,雪峰直言没有什么商业机密:国内有很大玩DIY的群体,这些买家买回去就是拆了做配件。例如洗衣机,收废品最多50元收,他挂150,买家买去拆开,各种配件做维修配件,赚大发了。

还有各种赚差价的操作。雪峰从抖音直播间薅到了大师亲工的小杯子,到手感觉不实用,挂网400,被大师他们又买回去了;路边一元的瓷器,被他20元卖出去了;11月的文物地摊交流会上,100块买的牛骨挂件,198卖出去了。

△淘到的各种便宜物件

雪峰家有一个货架,都是已经挂网的东西。东西淘到手,洗干净晾干,拍照上网,包装上架。什么时候卖掉,就拿下来去发货。

有时还做点手工卖,如鱼池过滤系统:两截PVC管,一个管帽,一个三通,一个转换头,大概一刻钟就能做好,有订单的时候才做。

问及为什么做这些二手垃圾倒卖,“我感觉扔了怪可惜了,反正也不费什么功夫,”雪峰说工资是搞生活,本业是搞爱好。他的主业工资收入每个月有五千左右,本业没准数,每个月大概一两千的收入,“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本业不乐。”

#看守所的警务人员搞了两份本业

段智雄是一名看守所的警务人员,每个月的组织工作是看十个班的监控——一个班是晚上十点到凌晨两点或者是下午两点到六点,四个小时。薪资虽然不算高,三千多,但有五险一金,组织工作轻松,时间自由,还是铁饭碗。

做本业,一是因为时间自由;第二个是主业工资不高,希望在外面多赚点钱更好;第三是因为爱好——段智雄从小喜欢文学,喜欢看报纸,他有个志愿是想靠文学赚钱,文人不一定要过得穷酸。

他从2011年已经开始尝试写作投稿,最已经开始是投公开征稿,后来慢慢和编辑建立了联系,有了邀稿和直接投稿的渠道。那时上报率比较高,一篇稿费大概在一两百左右,累积到那时已经发表了将近百篇的稿件,也是因为这些发表稿件,让他得以成为了衡阳市作协的成员。

△图一:作品入选作协刊物;图二:从小喜欢文学,自制手绘的小说。

“最已经开始我根本不敢投,”回想起来,段智雄觉得第一次投稿的勇气和顺利入选是很关键的节点。后来他便经常参加各种征文或比赛,被入选或评奖后,除了可以发表,还会有奖金收入。

另外一个本业是2018年已经开始跑网约车和做出租车司机。

一已经开始他是拿他们车跑网约车,挣了一些钱,但因为办不到证,有被罚的风险,又特意去考巡游车证,开蓝灯出租车,当副班司机。

每晚流水可以跑到400,交归费120 后,能挣个100-200块,看跑的天数和辛苦程度,挣的本业收入在2000到6000不等。

△段智雄将他们跑车的见闻用文字记录下来

“没搞本业之前,生活比较枯燥、窘迫。”段智雄之前在湖南开关厂做了十年工,每晚七点起床,七点半的班车到㮾梨,下午五点打卡下班,有时要加班的话,加到八点半,回到家已经是九十点,还是蛮辛苦的。

后来经历了婚姻的失败,有过一段非常萎靡不振的时间。

好在已经熬过去了,那时有比较好的组织工作和本业,还遇见了新的对象,给了他一个新的人生方向。段智雄有些开心地撷取,“我新交往的对象很崇拜警察,又喜欢有才华的人,刚好我两个都符合。”

去年四月,对写作充满热忱的段智雄因为之前累积的资源和机遇,又新增了一份本业,为一位电大的老师做助理,每个月有1000元的收入,这位老师承诺三年把他带出来,让他能接触到更多更好的平台和赚钱的渠道,“老师非常认可我,我也很感激他。”

#国企员工的他主本业加起来八千5万

在系遇研究所《青年人2023本业报告》中,数据显示15.4%的青年人没有通过本业赚到钱,67%的青年人本业月收入不到3000元,真正能够靠本业八千过万的只有12.6%。

网络上不乏各种“本业变负业”的撷取,有被教“怎么靠本业赚钱”的写手割韭菜的,交了299,发现根本学不到真材实料;还有盲目投资,一下把辛苦打工存下的钱全亏了的……

衡阳妹砣骨头君在做鱼丸之前,曾拿了九万投到盛大金禧,结果爆雷了,“全没了,”骨头君那时想起来还觉得有点肉疼,“九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啊!”

在衡阳组织工作的26岁湘潭伢子Rio,第一次本业投资也失败了,当时他和投资顾问做一个主打0糖0卡的健康茶饮,目标客群是年轻白领女性,第一家店开在荟聚,结果亏了十几万。他后来总结了一下:一是因为投资顾问不太合拍;第二个是因为衡阳还没有形成健康减脂的固定人群。

“能找到原因,我还是比较快地从投资失败的低迷里走出来了。”下一次不再踩这个坑,那就可以了。

Rio在一家国企下班,从事商业有关的组织工作,薪资大概在一万左右。另外他开了一家服装店(每个月盈利2-3万)、一家卤鸭炸货店(每个月盈利1万),另外还做金融投资,研究外汇、黄金(每个月收入5000-1万),合计起来,Rio的主本业收入超过了5万。

“我挺热爱商业这个东西,”Rio家里是做服装起家的,从小耳濡目染,对服装搭配和经商赚钱很感兴趣。虽然后来父亲经商失败破产了,但很多做营生的待人接物之道和不怕失败都是自然而然学到的,“家里人都是这样做的。”

Rio觉得他们的价值观可能不太适宜青年人,有点三观不太正——他那时下班是以维稳为主,就是做好分内的本职组织工作就行了,其他时间他都用在他们的本业上。

例如他吃到一个某某品牌,觉得这个味道好吃,他就会马上打电话问一下老板,或者问店员要一下老板电话,看这个品牌是加盟的还是老板他们自创的。

如果是加盟的,Rio会打电话找品牌公司沟通,看能否考察一下。然后如果是老板自创的,就问能不能放加盟,他们开一家。

 △RIO有随时记录铺面的习惯

平常Rio也会格外留意各种商场和社区铺面,还会对感兴趣想投资的店铺做经济测算,比如平时、周末不同时间段去实地看人流量,还有测算租金人力成本和流水,看是老板他们下班呢,还是请两个员工?去美团和大众点评搜他这家店的评论和外卖量,大概算出盈利模式和经营状况,“很多人都想赚钱,但是不要太着急了,青年人还有时间的资本,就是赚钱也要靠一点点运气,不是说光靠努力就行了的。”

“做本业和创业一定要做他们热爱的事情,”几份事业几乎占据了Rio的所有时间,除了业务上的具体琐事会让他偶尔晚上失眠外,他没有感觉到有多么累或者多么无法呼吸,生活上出去玩的时间少一点,从组织工作中寻找乐趣也不错。

偶尔出去放松,周末去爬爬山也挺好的,“总比天天待在家打游戏好得多啊!”

© 版权声明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赞赏 分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