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看后悔(如何找一份理想的工作英语作文)如何找到理想的生活与工作地点?,乐享资源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腾讯研究院 (ID:cyberlawrc),作者:梅洛迪·沃尼克

珍妮·艾伦认为,只有百万富翁才能在加利福尼亚州开办自己的面包店。

可珍妮·艾伦不是百万富翁。

她是一名接受过专业培训的糕点师,为了生活在加利福尼亚州圣克鲁斯的贫困线以上,她打了两份工。她和摄影师丈夫诺尔斯住在一起。珍妮白天是一名小学的阅读老师,晚上是一位宿舍的管理员。在工作间隙,她像母亲照顾婴儿一样细心地培育她的天然酵母。她的同事们吃了她烤的酸面包后都赞不绝口。

珍妮梦想着开一家自己的面包店。不过在圣克鲁斯,她永远无法以烘焙为生。贫困就像是噩梦一样每日缠绕着她。当房东把公寓的租金从1400美元涨到1 600美元时,她和诺尔斯不得不搬家:去哪里弄这增加的200美元租金呢?

2015年的一天,珍妮突然醒悟:既然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那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珍妮不是一个用笔记本电脑工作的传统数字游民,但她意识到全国各地都有小学,她认为在其他地方找到一份类似的工作不会太费劲。她的想法一点儿没错,那年夏天,她和诺尔斯开始了为期30天的越野露营之旅,对美国其他地方进行了实地考察。

这对夫妇爱上了北卡罗来纳州,特别是格雷厄姆,这是一个位于I-40公路旁的小镇,在格林斯伯勒和查珀尔希尔(教堂山)之间。格雷厄姆税收很低。因为曾经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所以,当他们看到格雷厄姆的房价时感觉很惊讶:谢天谢地,价格可以接受。他们以不到1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立于一片林地中的120平方米的砖房。这是他们成年后拥有过的最大空间。

北卡罗来纳州的低生活成本给了他们经济上喘息的机会,珍妮重新萌生了开面包店的想法,她打算叫它“酸面包店”。

为了试水,珍妮为一场当地企业家的会议提供了一些面包样品。她家附近农贸市场的工作人员问她是否愿意在那里设一个摊位。珍妮脑中闪过的念头是:这太不可思议了。她脱口而出:“我愿意!”她惊异地发现格雷厄姆的每个人都迫切希望她能成功。“那些美食爱好者和企业家们希望酸面包店成为格雷厄姆经济蓬勃发展的一部分。”

珍妮在Kickstarter发起了一次众筹,用来支付厨房的租金和购买原材料,这些共花费了5000美元。很快,她不仅在农贸市场销售酸面包,还给当地的餐馆和市场供应面包。

珍妮的“碳水化合物”是减肥人士的杀手。它们简直是完美的糕点:金黄、酥脆。周六早上,她的商品会在农贸市场全部卖光。常客们兴高采烈地前来购买饼干、起酥条和奶油蛋卷。

酸面包店生意非常好,于是,珍妮辞去了在小学的工作,开始全职烘焙,这是她从烹饪学校毕业后一直以来的梦想,而这个梦想在加利福尼亚州很难实现。如果她没有搬到格雷厄姆,她就不可能成功。

企业内的创业者

世界上有很多个“珍妮·艾伦”。根据2019年的一项调查,至少有2400万美国人想象有一天自己会创业,尽管只有大约1500万美国人真正放手一搏。创业这事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近30%的初创企业头两年就失败了。

创业者发现新产品或服务的市场机会并用来获取商业回报。而数字游民比任何人都更有可能尝试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他们想要自由。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的远程员工需要依赖雇主的恩惠;雇主可以随意决定或限制员工的居住地点,如仅限于公司所在的州内。如果你想自主选择日常居住和工作的地方,你可能不得不创业。

第二,如果你打算定居在某个乡村社区和小城镇,你可能需要自主创业。因为在这些地方,就业机会非常有限,真正想留在那里的人需要自己创造机会。

第三,成为创业者的人和成为漫游者与探寻者的人,性格特征上存在共性。他们都是冒险家,对新的冒险行为和想法持开放态度,喜欢拓展自己的生活方式。促使一个人卖掉他们的房子去印度尼西亚的内在力量,可能也促使他们创立自己的日语翻译公司或家政服务公司。

无论你是否对经营自己的企业感兴趣,很多数字游民都从更具创业精神的心态中受益,他们热衷于解决问题、创造新观念并及时把握机会。甚至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也开始鼓励内部创业活动,让员工像创业者一样思考。

欧莱雅集团运营着一个内部孵化器。动视公司(Activision)是《魔兽世界》等游戏的发行商,该公司每年都会举办一场竞赛,在比赛中,员工团队将获得5000美元的资金来解决公司真正遇到的挑战。波士顿咨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的一项研究发现,有这种创业精神的公司可以获得的市场份额是竞争对手的4倍。在现代企业文化中,具有创业精神的公司才能蓬勃发展。

具有高水平创业活动的社区更有可能蓬勃发展。研究表明,具有高水平创业活动的社区往往会有更高的GDP增长速度、更多的财富和就业机会,这是投资当地的品质生活与潜在人才带来的一连串潜在收益。正如珍妮·艾伦在格雷厄姆发现的一样,生活在创业生态中,当地居民与你一样急于开展业务,这促使你勇于承担风险,并将你所有最疯狂的想法变成赚钱的工具。

这些地方为机会创造了沃土,无论你是否打算放弃每年交税的生活,地方的创业水平都值得在你的选址策略中占有一席之地。

雄心勃勃的城市

“伟大的城市吸引雄心勃勃的人。”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写道,“当你走近时,你可以感受到伟大的城市以上百种微妙的方式向你传达一个信息:你可以做得更多,你应该更加努力。

你的城镇就是你的办公室,就像热情的队友或动力十足的同事可以提升你对工作的参与度一样,创业社区可以将积极性传递给居民。集体奋斗的氛围推动着你前进,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也想为社区变得更好做出自己的贡献。

例如,在缅因州的巴克斯波特,居民正在修建一条河滨步道。不过如果你曾在那里散步,就会发现主街上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歇脚、喝杯酒,这就是一个需要填补的空白,而对于创业者来说,这种空白总是很好的推动力。科琳·克罗斯(Colleen Gross)和迈克尔·克罗斯(Michael Gross)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已经用后院种植的葡萄酿造出了不错的葡萄酒。

社区经济跌至谷底反倒鼓舞了克罗斯夫妇这样热爱冒险的人。这里有什么可失去的?怀着经营欧式小吃店和酒吧的愿望,科琳和迈克尔在巴克斯波特市中心租下了建于1824年的海伍德故居,这一举动当即受到了当地居民热情的支持。“每个人都对这个小镇的发展潜力持积极态度,”科琳说,“他们很兴奋,终于有一些具体的事情落地了。”

一切都快马加鞭地进行:镇上帮他们申请了营业执照,银行提供了一笔很划算的商业贷款,经济发展办公室为他们提供了企业管理的资源,而商会则帮忙推广他们的餐厅。“这种发展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科琳说。

镇上另一家餐馆的老板乔治甚至给他们提出了建议。当我告诉科琳,乔治会帮助潜在的竞争对手是件多么令人惊讶的事情时,她说:“乔治的哲学是,越多越好。”水涨船高。

克罗斯夫妇的餐厅在2016年6月开业。开展一项新业务并非易事,不让餐厅倒闭更是如此。在全国范围内,新雇主的业务实现率不到10%。业务实现率是一种通过在开业两年内雇用员工情况来衡量业务发展的指标,而事实上,科琳和迈克尔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管理餐厅,科琳还在当地学区担任职业规划助理,迈克尔在高中担任商业老师。

但很快,事情越来越多,于是他们聘请了员工来帮助他们。夏天是餐厅的旺季,他们雇用了7个人,科琳辞去工作全职管理餐厅。疫情时期很艰难,只允许两个人堂食。但他们仍在坚持,因为他们想向巴克斯波特所有希望他们成功的居民证明他们可以,为了他们自己,也为了小镇,他们相信可以跨越这道坎。

一些城市似乎天然具有一种全社区创业的氛围,即使这份雄心壮志来自城镇之外。例如,密歇根州的拉丁顿是一片有着樱桃园和小农场的土地,一个孕育着创业先驱精神的地方。克里斯·辛普勒(Chris Simpler)和珍娜·辛普勒(Jenna Simpler)在这里定居的时候就感受到这样的精神。

辛普勒夫妇的选址愿望清单长得像手臂:开一家民宿,客人可以走出前门,直接步行进入市中心,经过商店、餐厅、酒吧,直达湖泊或海滩。不过,当来到密歇根湖畔拥有8100人的小镇拉丁顿时,他们惊异地发现有年头的卡地亚公馆满足了他们几乎全部的要求。

当辛普勒夫妇还住在纽约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接触拉丁顿的居民,“他们接受了我们,就好像我们来自当地一样,”克里斯说,“没有‘你是个外来者,别带着大城市的想法来我们这里’的情形。”拉丁顿民宿协会由7家小旅馆组成,像一个有机体一样运作。这座小镇雄心勃勃,这两个数字游民很快融入当地,并被当地共同成功的精神所吸引。

问问你自己:什么样的地方会使你更相信自己的能力?什么样的地方能使你朝着更雄心勃勃的目标前进?什么样的地方会促使你实现一个曾经思考了几个月或几年的梦想?还有,什么样的地方能够提供资源让你做成大事?

构建真正的创业生态

归根结底,仅有创业精神和机会是不够的。作为数字游民,你希望住在一个能真正辅助你更好地完成工作的地方,无论是发展业务、推出新业务,还是只做一名远程工作者。真正的创业生态可以提供实打实的资源,可以帮助你实现目标。

当拉尼·纳瓦罗·福斯(Rani Navarro Force)准备在堪萨斯州小小的沃西纳开设一家无麸质面包店时,她打电话咨询的第一个人是非营利组织堪萨斯东北部企业促进会(Northeast Kansas Enterprise Facilitation,NKEF)的特雷莎·麦卡纳尼(Teresa McAnerney),“我需要做什么才能在堪萨斯州开店?”拉尼问。

在拥有两千人口的沃西纳,拉尼已经找到了一个之前是咖啡馆的出租门店,她知道在那里可以卖她的商品。一位品尝过她的无麸质蓝莓松饼的同事对此赞不绝口:“它尝起来就和普通松饼一样,不过它好吃多了!”拉尼的女儿斯蒂芬妮在十几岁的时候因严重的麸质过敏落下了残疾,在那之后她就开发了无麸质面包、纸杯蛋糕和肉桂卷,吃过的人都认为它们很美味。

沃西纳是一座悠闲的城市,主要街道的车辆都好像拖拉机一样缓慢前行,在这样一个地方做一个小众的生意是否有意义?特雷莎让拉尼放心。特雷莎是一位精力充沛的金发女郎,天生的网络社交达人,她认识沃西纳5个县的几乎每一位企业家,她与各界密切合作,能帮助解决财务、基础设施、市场、政策、文化或人才方面的各种问题。如果特雷莎不知道答案,她也一定知道谁会知道。拉尼所要做的就是询问特雷莎。

提问是非常重要的。NKEF提倡的园艺方法是基于意大利老人欧内斯托·西罗利(Ernesto Sirolli)开创的西罗利方法。西罗利在他21岁时从意大利搬到非洲,为一个非政府组织工作。在他的第一个项目中,他和他的同事打算教生活在赞比西河附近的赞比亚人种植西红柿和西葫芦。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肥沃的山谷却没有农业。不过不用担心,意大利人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西罗利和他的同事很庆幸自己及时赶到,拯救了饥饿的赞比亚人,他们种的西红柿长得像在意大利的阳光下一样茂盛。这是一场胜利!

然而,有一天晚上,200只河马从河里跑出来,把所有西红柿都吃光了。正如西罗利在TED演讲中所描述的那样,他们痛苦地惊呼:“我的上帝,河马!”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里没有农业。”赞比亚人回答。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你从来没有问过。”

西罗利大为震撼,于是他决定,为了推动当地的发展,他要先了解需求,而不是将自己的目标强加于他人。从那时起,他开始像专业媒人一样,将当地社区中冒出的好主意与实现它们所需的任何外部知识和资源联系起来。“成为热情的仆人,协助有梦想的当地人成为更好的人。”他解释说。

在西澳大利亚的一个渔村,西罗利帮助一名在车库熏鱼的毛利人与珀斯一家愿意购买鱼的餐馆建立了联系。消息传开后,又有5个渔民来找他。西罗利建议他们将新鲜捕获的金枪鱼运往日本,在那里以每千克15美元的价格出售,而不是以每千克60美分卖给当地罐头厂。一年之内,西罗利帮助完成了27个不同的项目。他称自己的方法为“商业撮合”,他此后又在全球300多个社区中使用这一方法协助开办了4万家企业。

“商业撮合”方法的关键是没有人在独自战斗。西罗利说,想要取得成功,企业家必须创造出色的产品、进行营销并管理公司的财务。一个人要做的事情太多,因此几乎不可能同时完成好这三项工作。像特雷莎这样的协调者承担了桥梁的作用,为当地企业家找到所需的人才、技术、建议、金钱,甚至是鼓励,助力他们蓬勃发展。

特雷莎在堪萨斯州东北部的5个县工作,她恪守西罗利的“商业撮合”方法,为当地热情服务,但是她永远不会先接触你。不过一旦你向她提及自己创业的打算,时机就成熟了。她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对你的生意有什么想法?你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你需要什么样的帮助?她会教你如何写商业计划书,会在麦当劳分发你的名片。乡村地区的自雇水平略高于郊区和城市,创业成为数字游民的一种生活方式。特雷莎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企业在这里存活下去。

特雷莎可能还会邀请你参加NKEF的月度会议,该会议由大约75名地区企业家和小企业主参加,他们在当地一家餐厅的宴会厅为大家提供建议。

当拉尼没有如期赚到钱,她会向NKEF寻求帮助。“使收入来源多样化!”他们告诉她。在人流量有限的小镇,“我们总是问我们的客户,‘你还有什么秘密武器?’”特雷莎说。

NKEF帮助拉尼制订了一项计划:批发销售她的烘焙食品,并帮她与堪萨斯州立大学的一位食品科学家取得联系,后者可以测试她的食谱的营养价值和保质期。NKEF帮助拉尼获得了商业贷款,找到了批量制造和包装食品的设施。现在,拉尼的无麸质产品在中西部175家杂货店销售。

客户无须对这些服务付费,特雷莎从NKEF覆盖的5个县的捐款中获取酬劳。其他所有人,包括NKEF的成员,都是志愿者,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得到过NKEF的帮助。“我们只是想帮助其他人,”特雷莎说,“这真的是利他主义。”

当然,并没有纯粹的利他主义。就像“远程肖尔斯”项目不仅仅是为了资助远程工作者一样,NKEF的最终目的是建立当地的创业生态:为当地居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增加当地的税收和降低当地的生活成本,吸引数字游民在这里实现他们的梦想。他们希望客户的企业成功,不仅因为这会让客户感到满足,也因为客户的成功会给整个社区带来更多的经济回报。

同时企业家们创造的市民经济也很有价值,它能让全社区居民的生活更美好。根据荷兰的一项研究,当地企业主们更愿意介入社区问题;研究人员猜测,在社区问题上花更多时间让他们更能彰显自己的意志,也对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更有信心。同时,贝勒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即每个城市都想吸引和留住的那种人才,更有可能留在有大量当地零售商的社区里,因为他们认为当地零售商是高品质生活的一部分。

18年来,NKEF已帮助了1500多名客户,协助创立了266家企业。最近,NKEF帮助拉尼找到了一个场所,以便面包店可以扩大其生产线。有一段时间,拉尼考虑将业务转移到一个拥有更好供应链的大城市,不过,她与堪萨斯州的乡村建立了紧密的连接,并且很感激在那里得到的所有帮助,所以她留了下来。

高潜力地区

即使对于像我这样的个人从业者,创业也是围绕着人际关系展开的。正如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社会学家奥拉夫·索伦森(Olav Sorenson)所说:

“看到他人创业,尤其是自己认识的人创业,会促使人们也成为创业者。”仅仅接触你镇上的创业者,你就会相信自己也可以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你会去发现商机,合理规划路径并将其作为职业的选择。当你的邻居是创业者时,你尝试创业的概率也会增加。

在创业风气盛行的地方,创业者也更容易得到资金。在美国,78%的风险投资投给了来自美国三个州——加利福尼亚州、马萨诸塞州和纽约州的创业者。我曾经听一位来自曼哈顿的风险投资家解释说,当她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企业时,只有当创始人愿意将公司迁往纽约时她才会投资,这样她就可以利用自己在当地的资源给项目提供指导、人脉和供应链上的帮助。

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门洛帕克,距离斯坦福大学不到两千米。红杉资本的地点规则更加严格:如果他们无法骑自行车到达这家公司,他们就不会投资。在他们1977年的第一批投资对象中有一家名为Apple的小公司,Apple后来的成功说明他们的地点规则似乎可行。

不过这种“仅限此处”的原则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如今,很大一部分投资公司的目标是精准投资企业,这些企业大都位于旧金山、洛杉矶、波士顿和纽约等都市中心之外。美国在线(AOL)的创始人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将他的种子基金命名为“其他人的崛起”(Rise of the Rest),投资他所谓的“高潜力地区”,主要是拥有新兴创业生态系统的中型城市,如盐湖城、里士满、伯明翰和列克星敦,给希望住在那里的数字游民提供资助。正如作家帕特里克·西森(Patrick Sisson)指出的那样,中型城市提供了“一种更平易近人、以邻里为导向的城市生活方式,曾经许多人在这种生活方式的吸引下涌向了大城市”。

作为吸引人才的策略,也有一些地方会提供商业投资。例如,密苏里州的开普吉拉多推出一项奖励,给予搬迁到那里并且发展业务一年以上的企业家5万美元。在智利政府的资助下,一项名为“启动智利”(Start-Up Chile)的计划在第一年里就向来自14个不同国家的22家初创公司提供了大约2.5万美元,以及免费的办公空间、创业指导和签证,资助的要求是创始人在那里居住并工作满6个月。智利政府的目标是把智利变成世界上最重要的创业生态系统之一。

在后疫情时代,地理位置和投资之间的绑定正在消失。“每个人都在各种地方投资,人们在任何地方与任何人开会。”SH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数字游民丽娜·帕特尔(Rina Patel)说。SHE是一个针对青少年女性的在线社交和情感社区。丽娜是一个漫游者,她非常珍惜自己可以自由选择地点的权利,她是MBA毕业班里唯一拒绝了办公室工作的人,因为她担心办公室工作会影响她选择住所的自由。“也许这种行为很能代表千禧一代。”她笑着说。创业让她可以在地理上保持流动性,于是当她听到很多年轻的创业者都住在迈阿密的时候,她就出发去了那里。

最近,在与潜在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上,丽娜被建议:“如果一个投资者告诉你必须搬到一个城市他们才投资你,那你就立刻寻找其他投资者。因为地理位置根本不应成为被投资的先决条件。”你可以用一个伟大的想法赚钱,并继续做一个数字游民。另外,许多规模较小的融资仍然源于当地,由银行、信用合作社和非营利组织提供,如果他们认识你,他们就更愿意投资。

甚至珍妮·艾伦也吸引了当地的资助者为酸面包店众筹。然而,对于大多数创业者来说,最常见的启动资金的来源是自己的储蓄。哪怕在这种资金来源上,合适的地方也可以提供助力。

当阿里安娜·奥戴尔(Arianna O’Dell)一时兴起辞去纽约的工作时,她以每月400美元的利润转租了她的公寓,并拿着多余的钱搬到了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当马上就要入不敷出的时候,她迫不得已地创办了自己的营销和设计公司。后来,她又开了一家网店和一家歌曲创作公司。

如果在纽约生活每月要花费5000美元,那么在西班牙圣地亚哥德孔波斯特拉的生活费用可能会是1786美元,搬去后者生活可以节省约60%的生活费。对于阿里安娜来说,地理套利让她成为自己的风险投资人,她用省下的钱为自己的事业和生活筹备了资金,5个月内节省了约6000美元。

无论你从事何种工作,你所在地方的人都愿意在财务上和情感上进行投资,这为数字游民创造了一种可能性,它可以让你住在想要住的地方。正如加勒特·穆恩(Garrett Moon)在《企业家》(Entrepreneur)杂志中所写:“在创业的全新时代,地理位置不应该阻止任何人创办公司。实际上,它可以成为一项巨大的资产。”

当每个人都认真做事每个人都能做得更好

地方经济是台复杂的机器。一个有着繁华店面、充满活力的小镇与一个有着破旧购物中心的地方之所以不同,其原因不是单一的。但我们知道,一般来说,创业社区会产生更多的经济活动,可以有效提高当地GDP水平,它们更有可能创新地解决自己的经济和社区问题,并从经济周期的低迷中恢复。“在全球经济疲软的背景下,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像是博尔德这种创业密度高的城市,它们的经济相当强劲。”创业生态系统专家布拉德·费尔德(Brad Feld)在他的《创客社区》(Start-up Communities)一书中写道。

据研究,在疫情期间,美国最具经济稳定性的社区是那些拥有能够支持当地抱负和创业精神的地方。例如,在艾奥瓦州的迪比克,乔丹·德格雷(Jordan DeGree)定期在他的创业实验室(Innovation Lab)指导小镇的创业者,他的创业实验室是一个位于市中心的共享办公空间,在那里乔丹会见小镇的创业者。2020年春季的疫情停工威胁着乔丹的商业模式,就像它威胁到其他所有人的商业模式一样。

乔丹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让社区为所有试图在疫情中生存的小企业主提供免费辅导,成立一个公共事业委员会,像银行和基金会一样投资。乔丹的创业实验室转向做生存指导,对创业者进行线上一对一辅导。比如瑜伽老师莫莉·施赖伯(Molly Schreiber),她在30多所小学开设正念课程,而这些学校因疫情而关闭,她为此很崩溃。“我快没生意了,”她告诉乔丹,“我们不得不裁员。我不知道是否能够挺过这关。”乔丹说:“好吧,让我们从帮助莫莉开始。”经过几次会议,乔丹帮助莫莉想清楚了如何将她的服务转到线上。这一新的线上模式发展很好。不到一年,莫莉的项目就推广到了215所学校。她雇用了5名新员工,总收入增加了300%。

在疫情的第一年,乔丹和他的两个队友辅导了创业者主要居住在中西部小镇的100多家企业,其中85%的企业实现了业务正增长。乔丹认为这是数字游民的胜利。“如果我们成为一个统一的、千篇一律的国家,”乔丹告诉我,“人们就失去了选择适合他们的地点、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权利。”

当创业的势头蓬勃发展时,数字游民的队伍也在状大。你可能永远不会经营那种需要生存指导课程的企业,或者像珍妮·艾伦一样开一家决定命运的实体面包店并在某处定居。但是在一个可以为创业者提供支持、指导和投资的社区中,只要你愿意创业,你就可以创业。这是一个令人满意的想法。

一个有抱负和机会的地方文化可以帮助你从事任何数字游民的工作,更不用说在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会让你更加快乐。当我们都认真做事,每个人都能做得更好。

选址策略:创业

数字游民不必创业也可以从创业生态系统优良的地区中受益,这可以使他们更大胆、更愿意承担风险,并在工作和生活中更有创意。以下方法是关于如何在自己的社区中寻找和支持创业者,或者干脆成为他们的一员。

1.联系当地商会。在大多数社区,商会是小企业主的资源中心。参加社交活动,报名参加新人培训,如果可能的话加入一个委员会。现在,也有更多的商会积极致力于为远程工作者提供服务。

2.寻求当地的帮助。让某个当地人了解你的业务有利于提升当地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而创造力和创新能力正是成功的关键。如果你找不到免费的辅导课程,你可以聘请社区中的创业成功者做你的导师。

3.投资当地人。当我在Kickstarter的搜索栏中输入我所在城镇的名称时,网页上出现了81个寻求资助的项目。一位当地艺术家打算出版一本漫画书,一位创业者正准备开一家酒吧,另一个人计划开一家扎染T恤店。投资当地人,助力他们实现创业梦想。

4.参加创业周。具有创业精神的社区会举办向公众开放的商业计划书竞赛等活动,这种活动通常依赖于公众的参与和投票。

5.参加“100万杯”(1 Million Cups)活动,或者在你的社区举办这种活动。“100万杯”活动是由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发起的一项免费活动,在美国150个社区举办,从南达科他州的阿伯丁到加利福尼亚州的尤巴城。企业家和社区成员聚在一起喝咖啡,每次都与不同的创业者集体头脑风暴和提供反馈。

6.阅读当地商业刊物。堪萨斯和克利夫兰等较大的社区提供在线或纸质杂志,以记录当地商业社区的动态。如果一个城市有一个商业刊物,哪怕只是当地报纸上有专门的商业版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表明当地正在建立一个创业生态系统。的事情作为副业需要做些什么。如果你能够在线申请当地的营业执照则更是锦上添花。

地点调研:缅因州卡姆登市

人口:约5000

与海洋的距离:0米,但正式的港口坐落在佩诺布斯科特湾。

著名之处:富裕精英的避暑胜地,比如作家大卫·麦卡洛(David McCullough)和电影制片人J.J·艾布拉姆斯(J.J.Abrams)。

为什么是适合创业的好地方:数字游民要有聪明才智才能在乡村生活得更好。当艾莉萨·赫斯勒(Alissa Hessler)爱上她丈夫时,他刚刚在缅因州中部海岸贷款买房。作为土生土长的加利福尼亚人,艾莉萨对缅因州的印象是:“龙虾和寒冷。”不过爱情占了上风,她辞去了在一家科技公司做全球产品发布的工作,搬到了缅因州。为了赚钱,艾莉萨和丈夫成立了一家平面设计公司,建立网站、拍照、撰写文案,并为当地企业制订营销计划。他们还做旅行摄影工作。“我正在利用以前从事的不同职业中所获得的技能,为自己创造工作。”她说如果她留在大城市,大概永远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为什么这里的创业门槛较低:这里机会更多,竞争更少,开销更低。艾莉萨询问当地人缺少什么:咖啡店、书店,还是游客中心?缺什么她就提供什么。一对夫妇在缅因州的另一个小镇开了一家啤酒坊,他们的邻居想要什么,他们就提供什么,不管是音乐现场、户外烧烤还是冬季围炉夜话。“当地人看到年轻人搬进来,开始做事并愿意与人交谈,他们都非常愿意帮忙,”艾莉萨说,“现在当地人都觉得这些商业带来了好处。”

梦想与现实:搬到缅因州后,艾莉萨与丈夫开了一家农场。农场不像听上去那么迷人,他们需要亲自清洗水槽和砍柴。“我想说我在这里比在大城市工作要努力得多,但所有工作都让我更有成就感。”

奇怪的交易:在卡姆登,人们更喜欢以物易物。作为营销和设计工作的报酬,艾莉萨得到了针灸服务、冷冻鸡,还有她最喜欢的卡姆登亚洲餐厅的泰国菜。

小镇副业:为了记录其他城市居民的生活,艾莉萨推出了一个网站,她后来将该网站的内容整理成了一本书,又开设了播客。通过与众多的数字游民交谈,她知道他们正在寻找能够让他们自力更生、靠近大自然、生活质量高以及物价更便宜的地方。“如果你能在皇后区买一套单间公寓,你就可以在这里买一套五居室的房子,”艾莉萨说,“如果你不必住在城市里就可以做你正在做的事情,为什么不试试呢?”

现在你可以:

选择生活在创业门槛更低的社区;

定居在富于创业精神的高潜力社区;

寻找当地社区需要填补的创业空白;

从当地的创业生态系统获益。

© 版权声明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赞赏 分享